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厚重亳州 > 名城古迹 > 正文

蔚为大观一座楼

2017-05-26 08:55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至今,在亳州大街小巷仍有一条歇后语来凭吊大观楼,那就是“大观楼失火——着板”,着板,在亳州俚语中表示“情况特别严重”之意。

1201

 

◎李丹崖

时隔多年,皖北大地上仍然流传着关于“黄淮第一名楼”——大观楼的传说。

这座横亘在亳州北关明清老街的第一娱乐场所,跨洪济桥街、里仁街两条街道而建造,为“过街楼”,此楼呈“品”字型结构,似一宽厚皖北汉子伸开的双臂,襟怀坦荡,令人耳目一新。大观楼共分两层,二楼横亘里仁街而过,建筑面积约3000余平米,框架为中国传统建筑的卯榫木机构,雕廊画栋,美轮美奂,俯仰侧看,让人惊叹不已。

大观楼并不算高,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却可谓“高山仰止”。

大观楼临街一楼为茶肆,那时候,喧嚣的亳州北关,凡来亳州的体面人,谁没去过大观楼,实为枉走一遭。茶馆里,汇集了北关老街的各色糕点,那时候的百年老店,几乎都在大观楼设立专供人员,随时观察大观楼的货存,以备食客们不时之需。茶客们除了在此品到全国各地的明前雨前茶,品尝到亳州特色的经典美食,还可以领略到精彩的“亳州三斗(春斗鸡、秋斗蟋蟀、冬斗鹌鹑)”,实可谓“有看头”、“有吃头”、“有玩头”。

二楼主体为戏台和浴池。另有一两处烟馆,供那时候的“瘾君子”享用。戏台上飞檐翘角,庄重中透着灵动,锣鼓喧天,丝竹盈耳,戏曲名角们粉墨登场,多唱的是地方梆子戏、二夹弦,也常常邀来京剧名角前来演出,一时间万人空巷,皆在大观楼内外。浴池是经典的“悬池”,那时候,敢这么建造浴池的还不多,单纯是防水,就要耗费不好功夫,但大观楼做到了,这也一度成为大观楼一奇。更可谓“有听头”、“有赏头”、“有娱头”。

作为亳州民国年间最高档的娱乐场所,大观楼建于1918年,他的建造者有三种说法:一为时任热河都统的姜桂题;二是开办了荣记灯泡厂的姜呈五,三是姜桂题的养子姜瑞云。

三者相比,我较为相信后者。原因是姜桂题忙于军政要务,无心在此闲娱;姜呈五算是名企业家,办实业的人哪有打理娱乐商业的能力?倒是这个姜瑞云,较有可能,他有个绰号叫“姜鸭”,单观其名,就是游窜于市井酒肆勾栏的吃喝玩乐之徒,他打着其义父的招牌,大观楼生意越来越红火,其间,杂耍、说书、柔术、皮影戏的艺人们都曾来此演出过。那时候的亳州人,招待尊贵客人,有条件的,不二去处一定是大观楼。因为,登临斯楼,可在过街楼上观北关街市盛景,足不出楼,一整天吃喝玩乐,大观楼应有尽有。

姜瑞云毕竟是姜桂题的养子,完全没有姜桂题的勇猛和血性。1922年,姜桂题死后,他后台轰然倒塌,行事为人也低调了许多,想正经做个生意人,不牵扯时事。

然而,天违人愿。1925年,皖北夜空里移来一块黑云,大雨倾盆,借着夜雨,一股名为“安武军”的军阀开进亳州,他们的到来让姜瑞云异常恐慌。为首的旅长名叫华毓庵,其祖上也是亳州人,素与姜瑞云不和。这一遭前来,大有逞能耍威之势。华毓庵到了大观楼之后,姜瑞云小心伺候,姜瑞云毕竟是个粗人,选了一出名为《逍遥津》的京剧,恰恰讲的是“华歆撺掇曹操篡位”一事,华毓庵一气之下,甩门而去,这一摔门,为今后的大观楼带来灭顶之灾。

华毓庵向来与匪军孙殿英暗向勾结,这一年腊月,亳州全城天干物燥,大观楼上的“垂莲悬鱼”掉了一只,偏巧砸在姜瑞云的头上,也就在这天夜里,匪军孙殿英杀进亳州,整整在亳州烧杀抢掠十八天,无恶不作,惨绝人寰。孙殿英的帮凶华毓庵也正是在这时候,一把桐油火,点着了大观楼,木质结构的大观楼哪里经得起明火?大观楼足足烧了三天三夜,十里之外都可见其火光,熊熊大火熥烤得把附近的糖店里的砂糖全都烤化了,流得大街上满地都是糖琉璃。

因为兵燹匪患,闻名遐迩的黄淮名楼,就这样付之一炬。至今,在亳州大街小巷仍有一条歇后语来凭吊大观楼,那就是“大观楼失火——着板”,着板,在亳州俚语中表示“情况特别严重”之意。由这个词,仍不难看出:对火焚之势的浩大描述,当然,更多的是对大观楼遭此不测的惋惜。

Tags:大观楼 亳州 姜瑞云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