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厚重亳州 > 名城古迹 > 正文

风流未歇,柳湖书院

2017-06-16 08:36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作为这座书院的捐建者,刘恩沛并不是建成之后就此撒手不管,他邀请了知州卢见为书院题名,卢见欣然为书院题写“柳湖书院”四字,并写了一篇《示书院士子文》,文中,洋洋洒洒,列陈了亳地曾经诞生的俊才豪杰,让人读起来荡气回肠:“兹亳郡统辖太、蒙,柱下史之仙乡,漆园吏之故里。

◎李丹崖

古亳州有八景,其中之一是“柳湖春晓”。说的是春日到来的柳湖书院盛景,依照《光绪亳州志》记载,柳湖,应在今人民路南,小商品批发市场旧址附近,至今仍有一社区,名曰“柳湖社区”。依稀可见,今日不忘旧时之盛。

清雍正年间,亳州书院甚少,成规模的书院就寥寥无几。行人司行人(行人司为明朝时候设立,凡颁行诏敕、册封宗室、抚谕四方、征聘贤才,及赏赐、慰问、赈济、军务、祭祀,则遣其行人出使。“行人”为正九品。)刘恩沛看柳湖这片地方地僻景幽,雍正六年春天,他心头泛起泓泓碧波,决定在这里捐资兴建一座书院,名曰“柳湖书院”。

书院落成之后,魁楼在左,文昌阁在后。由于旧时排涝设施不完善,州城多以坑塘来储水排涝,柳湖则承载着附近区域泄洪排涝的功用。柳湖的面积可不小,据记载,在春夏之交的丰水期,“水面宽可百余弓”,“弓”是旧制计量方法,一弓约合七尺二寸,由此推算,称其为“湖”,完全够格。

春天来的时候,湖畔杨柳依依,塔影奎光,分峙左右,书院内,书声琅琅,长堤上,时有放学的学子忙趁东风放纸鸢,月光如水的晚上,柳湖书院掌起了灯,湖光灯影,月光皎洁,好一派旖旎的风光。

作为这座书院的捐建者,刘恩沛并不是建成之后就此撒手不管,他邀请了知州卢见为书院题名,卢见欣然为书院题写“柳湖书院”四字,并写了一篇《示书院士子文》,文中,洋洋洒洒,列陈了亳地曾经诞生的俊才豪杰,让人读起来荡气回肠:“兹亳郡统辖太、蒙,柱下史之仙乡,漆园吏之故里。曹子建六朝弁冕,鹄立于徐、陈七子之间;薛考功一代宗师,雁行于王、唐八家之列。信风流之未歇,知人地之犹灵。涡水西迥,不少图南健翩;谯阳东旭,岂无冀北雄才?”

好一个风流之未歇!囊括了知州对亳州人文兴盛不竭的全部祝愿。事实证明,书院建好之后,生源广众,“集城乡之秀者,肄业其中,士子负笈而来者,寝食讲诵,各有其所。朝夕咏诵,春冬不辍。越二年,于兹门墙日众,有志之士皆以读书明理为己任矣。”——这句话,传递了两个信号,一是书院的讲师和学生是可以寄宿的,二是书院建成之后,亳州学风大振,蔚然成风。

在城东南,悠悠水宽,绝远尘境,似有隐逸之风;外物不扰,柳岸清风,湖心活水,颇有鱼跃鸢飞之致。时下,哪一座书院有如此风致?我去过中国古代四大书院旧址,有在山坳之中,也有在城郊僻静之所,但是,有如柳湖书院这样大隐隐于市的,寥若星子。

随着时光的推移,柳湖书院日渐繁盛。乾隆四年,亳州知州华度曾亲自在柳湖书院开课授徒,他还勉励学子们说:“士子生逢明盛,仰承德泽,果其好学深思,浸淫不倦,必有扬风扢雅,鼓吹休明。以上膺君相之旁求者,余将拭目而观文教之成焉。”

柳湖书院的学生越来越多,原有的建筑规模已不能支撑学生数量,于是这时候,乾隆二十三年,知州陈廷柱于“讲堂之西建屋三楹,少前建屋四楹,堂后建学舍八间”;道光元年,在外为官的亳州籍知州王庆泽捐地一千亩,以五百亩为书院膏火费(膏火,就是灯油的意思,旧时学子多燃桐油灯就读,后来,膏火费延伸为求学费用),三百亩为养正义学费,二百亩为寒儒省试费。由此足见,那时候,在柳湖书院就读,免学费且免除考试费用,条件如此优越,令人啧啧赞叹。

这里,值得一提的是王庆泽逝世后,唯一的遗嘱就是嘱咐其妻一定不能忘记资助柳湖书院,其妻在弥留之际,又把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安排给了儿子王家椿,这样一份为公益事业代代尽力的义举,让人看后泪水涟涟。

仔细翻阅《亳州志》,足足数页,全都是为柳湖书院捐资助学的壮举,资助的人包括:达官显贵、贩夫走卒、乡绅士人……他们无一不是为书院慷慨解囊,令人赞叹。

湖水微澜,文脉叠起,柳湖书院就这样在历史的烟云里,一再整修扩建,颓了再兴,风靡一百七十余载,一度成为亳州第一大书院。这样的百年书院,始终铭刻在亳州人的记忆里,散发着脉脉书香……

其实,若有可能,我也会建一处书院,名曰“柳湖深处”。

Tags:书院 柳湖书院 柳湖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