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针线活

2017-08-23 09:22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奶奶回头跟娘说,穷点没啥,别让人家瞧不起。奶奶出来帮我打圆场。奶奶的针线活一年不如一年。尤其是无风无雨有太阳的日子,奶奶还会将院子里的东西清理干净,关上木门就着阳光做针线活。我含泪翻出奶奶做的针线活,一针一线地从头学起。

针线活

◎韦如辉

院子不大不小,清一色的红砖铺地。有太阳的日子,奶奶将院子收拾得十分利索。那些调皮捣蛋不知好歹的鸡鸭鹅狗们,都被奶奶哄出去关在门外了。

奶奶开始做针线活。

奶奶戴一副缺了腿的眼镜,而她用一根线绳巧妙地挂在耳朵上。奶奶的眼镜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认针的技术却一年不如一年。尽管奶奶冲着太阳的方向,尽管奶奶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尽管奶奶将线头在指间捻了又捻,可是奶奶手中的线头就是钻不过针眼,就是让奶奶做针线活的前奏杂乱无章。

奶奶风清气爽地喊我,丫头,过来哟。

我故意将头埋藏到书本里,脸上荡漾着窃喜的笑花儿。直到奶奶长长地歇一口气,将过来帮个忙这句话说完,我才装模作样云一样飘过去。

奶奶的针并不难认,我往往一次中的。

奶奶从眼镜上面溜出来的目光瞟着我。丫头,教你做针线活吧。

我噘嘴跺脚,不!就不!

娘闻声从厨房里颠出来,厉声训斥,不懂事!怎么跟奶奶那样说话!

娘从来不敢跟奶奶高声说话。在娘眼里,奶奶不仅是亲人,而且是师长。

娘的针线活就是奶奶手把手带上路的。

那一年,爹把娘从山东偷领回来。奶奶盯过娘的脸、胸、腰、腿一直到脚,最后回头盯在娘的一双小手上。奶奶问,会做针线活?娘摇摇头。

夜里,奶奶从娘屋里叫出来爹,毫不留情地把爹骂个狗血喷头。不长眼的东西!不会针线活,能拖家带口?不会针线活,能养儿育女?不会针线活,能过细长日子?奶奶声色俱厉的反问排比,将爹的头弄到裤裆里,将大字不识一斗的自己弄得十分高大,将满天的星星弄得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
娘小心翼翼地侍候着奶奶。通过一年多的亲情感化,奶奶才答应收她为徒,教她做针线活。

奶奶的针线活做得地道,方圆三五里小有名气。每逢谁家的闺女出门子,奶奶会被东家请过去,一来帮闺女做件上轿子的衣服,二来指点一下闺女的针线手艺,好让婆家刮目相看。那时奶奶的眼睛笑眯眯的,乐呵呵地一路春风,教起闺女针线活来头头是道有板有眼。东家过意不去,临走送些糖果饼干之类的吃食,奶奶坚决不受。奶奶回头跟娘说,穷点没啥,别让人家瞧不起。

奶奶已经数次要教我做针线活,每次我都恶语加白眼。奶奶不生气,仍然会笑,跟弥勒佛似的。只是娘脸上挂不住,每次都是她对我恶语加白眼。

奶奶出来帮我打圆场。甭怪她,丫头还小,大了啥都知道了。

我一心掉进书堆里。在那个闷热的夏天,我终于考上了大学。

奶奶高兴,做了半个暑假的针线活。奶奶做鞋,做褂子,做裤子。临上车,奶奶将一网兜的绝活塞给我。可是我一件没穿,在第二年的寒假,我将它们悄悄带回来,偷偷放进奶奶的箱子底。这些土里土气的东西,怎么能在时尚飞扬的大学校园里穿出去?

奶奶的针线活一年不如一年。到了她认针困难的时候,常年没有一家请她的。

奶奶照旧做自己的针线活,仿佛她有做不完的针线活。娘看着磕头打盹的她心疼不已。娘说,谁现在还做针线活?谁还穿手工做的活?娘的语气发生明显的变化,在屡劝无效的情况下,明显掺杂着不满的成分。

奶奶很少生气,依然做着针线活。尤其是无风无雨有太阳的日子,奶奶还会将院子里的东西清理干净,关上木门就着阳光做针线活。有一天,有只下蛋的鸡将蛋不知下到哪儿去了,娘忍无可忍跟奶奶吵了一架。

奶奶拉我评理。趁娘下地走远,我评奶奶的理儿。奶奶,不就一只鸡蛋吗,有什么了不起?做一辈子的针线活了,您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我啊,坚决支持我的老奶奶。

奶奶干瘪的嘴唇直哆嗦,似乎枯叶即将从树枝上落下来。

奶奶卧床不起的冬天,我工作的企业倒闭了。自然,我成了一名刚就业就下岗的工人。

我含泪翻出奶奶做的针线活,一针一线地从头学起。

后来,我开了一家店,店名叫老祖母针线坊。再后来,我注册了一家公司,生意越做越红火。

Tags:奶奶 针线活

责任编辑:bzbsmmy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博评网